顶点亚博国际登录网址 > 正义迷途 > -第二十四章 任务

-第二十四章 任务

?热门推荐:
????冯远来了,他又走了,这是很多人都知道,且都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一件事情,但没有人知道冯远在里面和他说了什么。

????在大家眼中看到的,只是两人的不欢而散,冯远心情低落的出来,李翊同样失落的回到了自己牢房。

????李翊看着天窗外的天空,阴沉沉的,就像是他们此时的心情一般。

????现在想想,周行止应该也快来了,如果他带来的消息和冯远一样,那么自己,该怎么办呢?

????李翊难得一次出现了迷茫。

????铁闸门再一次被开启,进来的警员神色复杂地看着李翊,道“你的律师来了。”

????李翊低头叹了口气,周行止果然来了,不知道他会给自己带来一个什么样的结果?

????探视室,李翊和周行止再一次面对面而坐,看着周行止焦虑的脸色,李翊知道事情可能真的不对劲了。

????“李先生,冉之没有在荣城,我联系了很久,都没有再联系到他,靳烁也一样,你真的不知道她去哪了吗?”周行止焦急问道。

????“我……”

????看着李翊犹豫的神色,周行止似乎抓到了什么重点,他道“李先生,你知道的对不对?冉之将你视为最重要的人,现在她失踪了,你得将她找回来,否则,万一她有个什么危险,你良心难道会过的去吗?”

????李翊舔了舔嘴唇道“刚才冯远警官来找我,他说冉之飞去了l国。”

????“l国?她无缘无故去l国做什么?”周行止不解。

????李翊道“靳烁也去了,还有靳烁的女朋友喻瑜,以及一个小女孩刘丹丹,他们都去了。”

????周行止皱眉,他疑惑的看着李翊,问道“他们,想做什么?”

????李翊垂目道“喻瑜,她生病了,心脏衰竭,需要换心才能活下去,但她是熊猫血,ab型rh阴性血,刘丹丹和她一个血型,他们这次匆忙出国,肯定是想给刘丹丹换心。”

????“换心?”周行止惊讶道“他们这是疯了吗?用活人的器官,这是违法的,而且还去了国外,这靳烁是不是已经谋划已久了,还有冉之,她为什么要跟着一起去?难道她真不打算管你了?”

????李翊定定地看着周行止,他道“冉之不知道靳烁的计划,具体来说,她也许都不一定知道靳烁打算在国外给喻瑜换心,因为他们是分两批去的,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?”

????周行止呆呆问道“为什么?”

????“因为冉之……她也是和喻瑜一模一样的熊猫血啊!”

????“什么?”周行止的大脑瞬间发麻,“靳烁想干什么?他和冉之可是很多年的好朋友啊!”

????“是啊!很多年的好朋友,也许这就是他迟迟没有动手的原因吧!但比起爱人,好朋友又显得没有那么重要了,这次他找到了刘丹丹,所以肯定不会对冉之下手,但是他却一同带上了冉之,我想是因为,他担心在路程中刘丹丹的心源出现问题,所以才带上冉之做替补的。”

????周行止喃喃

????道“也就是说,只要刘丹丹在手术前出了事,那么冉之就成为了喻瑜活下去的唯一希望了。”

????李翊点头道“没错,喻瑜的日子不多,我想如果靳烁这一次没有遇到刘丹丹,那么他肯定会对冉之下手,只是刘丹丹的出现,打消了靳烁这个想法,他暂时放过了冉之。”

????周行止的指尖蜷缩,很是焦虑,他看着李翊道“那我们现在怎么办?他们现在肯定已经到了l国,我们要怎么救她们?”

????李翊看着周行止,好一会儿才道“周律师,麻烦你了,准备帮我辩护吧!”

????周行止和李翊的目光相对,他的眼神中亮起了一抹光,良久才缓缓点头道“好。”

????就此,两人正式达成了协议。

????……

????冯远从看守所出来后,便在着手准备去东南亚的事宜了。

????但这一次的行动却是名为解救刘丹丹和付冉之,实则是去l国调查一个地下黑暗组织。

????至今还未查到这个组织叫什么名字,只知道他们盘踞在东南亚一带,他们手上倒卖的东西各色各样,人口、器官、毒品、军火等等,但凡想要的东西,只要价钱给的合适,那么他们都能满足你,甚至以前的蝗螽也和他们有过交易往来。

????但这次的任务需要出国完成,并且需要一个恰到好处的理由和时机,因此这次刘丹丹和付冉之的事情便正好给了他们一个契机。

????晚上,冯远在和时倾报备工作,“过两天要去东南亚一次,可能得一段时间。”

????“是那天晚上老汤找你的事情吗?”时倾心里门儿清。

????冯远笑了笑道“是的,厅长告诉你了?”

????时倾撇了撇嘴道“告诉了,我还以为是什么机密呢!原来就是这事,行吧,到时候我会和你一起去的。”

????“……”冯远的注意力瞬间被吸引,他道“你和我一起去?你怎么能去呢?厅长答应了?”

????“他为什么不答应?我也是一名警察,出个任务怎么了?”

????“不行,这样太危险了。”冯远当即否决。

????“有什么好危险的?不就是去找两个人,顺便查查地下组织的事情吗?”时倾无所谓道“我可以应付的,而且我都已经和老汤说好了,这次过去,我是总指挥,你是我的手下,他答应了,可能过两日任命就下来了,当然,只是对于我们两人的任命,旁人不会知道。”

????冯远很是无语,他皱眉道“这不是捣乱吗?你去做什么呀?万一遇到点什么事,你让我怎么办?你让你大姨和姨夫怎么办?汤厅长怎么会答应你这种无理的要求呢?”

????“冯远!”时倾大睁着眼睛道“你说谁无理取闹呢?我这是无理取闹吗?怎么,这种逞英雄立功的事情就只能你一个人去?我不能去吗?还是说你歧视我们女性警察?我告诉你,我的格斗和枪法可是一点都不比你差。”

????冯远安静了,他不想两个人吵架,于是他轻轻揽住了时倾,轻轻叹了口气道“我不是那个意思

????,我就是担心你,这次我们对上的人不像平常的罪犯,他们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,又是国外,我担心你出事,你要出事了,到时候我上哪去找媳妇啊!”

????“冯远,我不是一个柔柔弱弱只想在警局混日子,拿着一份安稳的工资的人,否则我可以找一份更加安稳的工作,我希望你理解我。”时倾盯着冯远的眼睛,她在认真的诉说着的自己的愿求,希望这个男人可以给予她足够的尊重和理解。

????冯远道“你就这么喜欢在外面抛头颅洒热血的生活吗?”

????“也不算抛头颅洒热血,只是人生这么长,我总得在我年轻的时候做些自己喜欢的事情,更何况这事情还是利国利民的好事,你说说,等我们老了,以后回想起年轻的时候还有一段热血的时候,是不是很好?”时倾在回忆着,畅想着,暖色的灯光印在她的眼睛了,聚起了一股盛大的星河。

????“可这次真的很危险,你不害怕吗?”冯远还是不死心。

????“有什么好怕的?”时倾调笑道“人固有一死嘛!而且网上不也流行一句话,生死看淡,不服就干,想做就去做好了,想那么多干嘛?”

????噗嗤!

????冯远忽然从嗓子眼里发出了一股笑意,“好,生死看淡,不服就干,如果你真想去,我也不阻拦你,但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情,无论遇到什么事情,最重要的就是要保证自己的安全,你一定不能出事,答应我好吗?”

????“好啦!放心吧,我还能出什么事?我这么聪明,有什么事都在后面藏着掖着,枪打出头鸟,我保证一定不出这个头。”时倾举手发誓。

????“你啊!我能拿你怎么办啊?”

????冯远无奈叹气,是啊!他还能怎么办?时倾不是他的个人私有物品,他能做的只有建议,剩下的就是鼓励和支持了,曾几何时,时倾已经在外面历经了苍穹和大海,她再也没有办法想一条游鱼一般,整日守着自己那几亩地的小水池,既然她志在成为一只雄鹰,又何必非要将她绑着不让飞翔呢?

????“宝宝,我真是爱死你了。”时倾一把搂住冯远的脖子,在他的脸颊上留下了一个口水印。

????冯远笑着抱住时倾,表面上风轻云淡,但是他心下却沉了沉,只希望自己以后不要后悔这个决定。

????温馨的时刻没有多久,冯远又接到了一个令他头疼的电话。

????是看守所打来的,说李翊忽然要求上诉,声称自己是精神分裂,要求做精神鉴定。

????这对于冯远来说,可谓是一个晴天暴击,李翊怎么可能会有精神分裂?他们认识了这么多年,要是李翊有精神分裂,他早就发现了。

????难不成是因为付冉之的事情,他想从看守所出去救她?

????冯远心下有些焦躁,如果是因为这样李翊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,那么今天去看守所找他,并且告诉他这件事情就成了他的错,原本李翊可是已经看淡了所有,虽然他还未承认自己以前的罪行,但那都是时间的问题。

????这下好了,事情又恢复到了最初。

????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