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亚博国际登录网址 > 杀了那个男主 > 第641章 三个女人一台戏

第641章 三个女人一台戏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以前,纪玄德夫妻都在父亲面前,替小弟求过情,只是宗主拒绝了。

    少夫人慨然道“我是没问题,就怕父亲不会答应。”

    夫人听了,不由叹气。

    少夫人眼珠一转,笑道“要是小弟没闭关,他指定早就跟郁青瑶成亲了,说不定你很快就能抱孙子了。”

    夫人听了,脸顿时就冷了下来,气哼哼的说“别提那事了,我可不承认那婚事。”

    少夫人虽早知夫人不喜郁青瑶,现在更觉得夫人真是火眼金睛,但是,这怎么能行?

    她劝道“夫人,你知道的,宗主很看重郁青瑶。听说小弟也极爱她。你一直反对,只怕两面都不讨好,何必呢?”

    夫人苦着脸说“你不明白,她跟我前世有仇似的,我见了她就生气。她要进了纪家门,我的日子就没法过了。”

    少夫抿嘴一笑,劝道“夫人,你让他们成亲后搬出去住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夫人笑道“可我不舍得啊!”

    她的意思,自然是不舍得儿子离开自己。

    少夫人笑道“夫人,你只要想想可爱的孙子,就能舍得了。”

    夫人失笑,说“我是早就想抱孙子了,可我儿有那么多姬妾了,到现在一个都没怀上,她也未必就行。”

    少夫人劝道“多一个女人,总多一份希望。”

    夫人摇头,不屑的说“她那种低贱出身的女子,能生出什么好的来,不如不要。”

    少夫人无语了,问“夫人,他们为什么就认定了这门婚事?还让她成了核心弟子?”

    夫人摇头,困惑的说“我问过他,他不肯告诉我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少夫人也摇头。

    夫人抱怨道“我就不明白了,为啥那爷俩就看上那狐狸精了。”

    少夫人跟着叹了口气。默默的在心里补了一句不是爷俩,是爷三。

    “听说好多弟子都被那狐狸精迷住了,宗里就没人治治她!”夫人愤愤的说。

    说完,夫人期待的看着少夫人。一脸期盼她出头,去跟刑堂大长老说说,去治冶郁青瑶的样子。

    少夫人汗了。皇家第一宠俏妃养夫有道

    她其实也动过这种歪脑筋,但郁青瑶是真传弟子。身为纪玄德的妻子,少夫人对宗门权力架构比夫人要懂得多。真传弟子,刑堂都不能管,一般都是由其师父施行惩罚。刑堂要治真传弟子的罪,得先除了他真传的身份。这个权力掌握在真传弟子的师父手上。

    要治核心真传弟子的罪,那不光得宗主点头,还得召集众长老商议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只要不犯十恶不赦大罪,真传弟子的罪行不会被惩罚,反而会被掩盖。

    少夫人叹息道“夫人,她,刑堂管不着啊!”

    夫人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少夫人劝道“真传弟子有极大的权力,她的地位不少于我爷爷。其实,夫人你想想,只要小弟娶了她,就等于也有了这种权力。”

    纪夫人听了,不由心中一动。

    她暗想老头子安排她当真传弟子,莫不就是怕我儿不争气,以后没好日子过?这样看来,老头子对英儿,还是挺用心的。

    少夫人看出夫人心动,乘热打铁的说“夫人,现在小弟闭关不出,而她在外,四处结交俊杰之士,见得人多了,难保不会变心。”

    夫人听了,不由怒道“她敢!”

    少夫人笑道“夫人,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。我觉得,还是尽快让小弟和她成亲的好!”

    夫人不由点头说“有道理!”

    正在此时,下人来通报“夫人!真传弟子郁青瑶前来拜年,宗主大人命夫人前往接待!”

    夫人很是不耐烦,说“干吗要我去接,她没长腿吗?让她自己到这来!”

    仆人见夫人毫无出去迎接的意思,只好无语的出去了。

    不一会,郁青瑶盛装款款走来,笑眯眯的行礼道“伯母新年好!嫂子新年好!”

    夫人端坐不动,少夫人本已起身,准备还礼,见此,她也坐回去了。两位夫人盯着胡表青瑶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气氛顿时就有点尴尬了。

    郁青瑶自来熟的在她们身边坐下,笑道“二位,在聊什么?我没打扰你们吧?”

    少夫人假笑道“我们正说你呢!”

    郁青瑶哦了一声,笑道“说我什么?不会是说我坏话吧?”

    抗日之小将传奇

    两夫人顿时色变。

    郁青瑶心里握草一声握草!真给我猜着了。

    她大笑道“我开玩笑的!”

    两夫人无语了。

    少夫人皮笑肉不笑的说“妹妹真会开玩笑,我们正聊你与英弟何时成亲呢!”

    郁青瑶心中吐槽成个鬼亲啊!纪英德那臭小子,早就魂飞魄散了。

    她面上却装出娇羞的样子,说“嫂子,你取笑人家!”

    少夫人似笑非笑的说“我可不是开玩笑,这是正事,你既然叫我嫂子,我少不得要问一声。”

    郁青瑶羞涩的说“我听伯父大人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少夫人松了口气,说“英弟年纪不小了,你也到了该成亲的年纪。这样吧!只要英弟一出关,你们就成亲如何?”

    郁青瑶害羞的低头,小声说“一切由伯父安排,我没意见。”

    少夫人马上说“那就这么说定了!”

    郁青瑶抬起头来,似笑非笑的说“你能替伯父拿主意吗?”

    少夫人顿时软了,强辩道“我觉得父亲也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郁青瑶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,说“哦!原来是你觉得!”

    纪夫人见少夫人气势软了,冷笑道“我也是这个意思!”

    郁青瑶微微一笑,说“伯母,你说了算!”

    好汉不吃眼前亏,她才不会硬顶。再说了,她倒想看看,纪夫人和少夫人要怎么办这场新郎早已死透的婚事。

    见郁青瑶服软,两夫人相视而笑。

    少夫人仍不肯放过郁青瑶,装作很感兴趣,很八卦的样子,笑问“妹妹,年前听说你四下送拜年礼,不知给英弟送了什么礼物?”

    夫人一听,顿时来了精神,专注的看向郁青瑶。

    郁青瑶早知纪英德死了,哪会准备什么礼物。

    她笑道“嫂子,你又不是不知道,祖地闭关的地方,东西是送不进去的。”

    夫人冷笑道“送不进去,你不会留着吗?”

    2

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