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亚博国际登录网址 > 祭炼山河 > 第1269章 撑天大山

第1269章 撑天大山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从徐伟手中拿到的东西,在“老乌龟”与石塔手中过了一遍,最终都毫无所获。

    好在秦宇对此也并未,抱有太多希望,在时间紧张的状态下,随手就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区区一个随手可灭的小修行者,手里能有什么好东西,这大概也是秦宇心底,某种潜意识的念头。

    此时他还不知道,这块不起眼的碎片,将在失落园这片,与外界隔绝的天地间,掀起怎样的风浪。

    全力寻找生命之源,装作不知自己已被,真圣大佬的傀儡身盯上,秦宇的演技没问题,但运气就差了点。

    所以一连近十天过去,生命之源找到了几处,又顺手接了几个人头,可规则之体的隐患丝毫没能解决。

    当然,最重要的是,到了现在失落园已开启的足够长久,真的随时都有可能关闭。

    秦宇一直没露破绽,不给真圣大佬出手的机会,但最多也就只能拖到,失落园关闭而已。

    再多,对方冒险损失傀儡身,也会对他下手,否则离开失落园后未必还有机会。

    就秦宇现今这个状态,跟真圣大佬交手,规则之体必然崩溃,也就是说他很快就要死翘翘。

    今天不死,明天也会死,就算明天不死,那也是后天……总之已经很近了,而且一定会死。

    这当然不是一件,让人感到很愉快的事情,就在秦宇脸色铁青,感到压抑且前景黑暗时,被他收起来的那块碎片,突然就有了反应。

    最先发现这点的是石塔,用它的话说就是,一直都觉得这东西,肯定另有隐情,所以时刻关注着,就怕误了主人的大事。

    “老乌龟”认真想了下,觉得某塔是真的,不能再留了!否则,就这个趋势下去,恐怕真有可能,取代他堂堂深渊之影的位置。

    秦宇翻手取出碎片,它如今表面上,浮现出大片赤红纹理,每一道都无比纤细,却又清晰无比线条流畅,彼此交织到一起,给人一种精妙而玄奥,且华丽高贵的感觉。

    炙热从中传出,明明并不如何强烈,却让秦宇今日状态下的规则之体,都感受到了一丝灼痛。

    而且,更让秦宇吃惊的是,随着感受到的这丝灼痛,他体内混乱无比的,吞噬自灵蛇的力量,居然稍稍安稳了一些。

    虽说距离解决掉,规则之体的隐患还差很多,但至少不会让秦宇,随时处于身躯崩溃边缘……也就是说,如果能解决掉,来自真圣大佬的觊觎,他至少也能多活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随灼痛及体内力量稍稳,一并到来的是,某份清晰的指引感觉。

    秦宇抬头看向前方,那里古木郁郁撑天,入目皆是一片蛮荒,显然是人迹罕至。

    他有些明白过来,为何徐伟进入失落园后,这东西一直毫无反应,大概率是因为,徐伟距离太远,不足以让这块碎片出现变化。

    如果真将失落园,看做是一处封闭的园子,那么开启封印之后他们出现的地方,就是园子的入口区域。

    越往深处前进,找到生命之源的可能更大,因为这里被寻找过的次数更少。但相应的,其中的危险性,也将随着不断深入,而快速提升。

    比如秦宇如今所在位置,绝对算是已经,来到了失落园深处区域,生活着的远古生物数量相对减少,可所具备的威胁程度,令他也不愿轻易招惹。

    而此时,碎片指引的方向在失落园更深处,如果要解开心头好奇,必须继续深入,也就要承受更大风险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,对未来看不到丝毫光明的人,秦宇只犹豫了一个呼吸,便已经做出决定。

    他要过去!

    且不说这块碎片,或许能带来某些改变,可以让他摆脱如今局面。即便不能,对秦宇来说,结果也不能更坏多少。

    石塔道:“主人的决定是正确的,我们已没有什么好畏惧,就不能放过任何可能。无论前路如何,我都将与主人一起,同舟共济生死与共!”

    “老乌龟”:……

    为什么他总是可以将拍马屁这种事情,拍出这种光明正义且又高大上的感觉?他想不通!

    秦宇深吸口气,动作稍稍大了些,胸前、背后同时崩裂,于是身上血色长袍,颜色变得更加鲜艳。

    但这点痛苦,如今他几乎能免疫,只是稍稍皱了皱眉,便一步踏落身影瞬间远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张中实很清楚,自己被发现了,事实上他对此已经,提前做好了心理准备。只是没想到,速度会这么快,果然是个聪明人,而且运气很不错。

    但他不知道的是,这一次暴露的不仅仅是傀儡身,还有隐藏在张中实体内真正的意识。

    所以,“张中实”并未识破秦宇的演技,依旧耐心的做着,不断送人去死的事情。他很有耐心,只要失落园不封闭,就将一直继续下去。

    因为感知告诉他,尽管血袍人现今,没有露出丝毫破绽,但时间过去的越久,他状态也就越糟糕。反过来说,他出手成功的可能性也会越大。

    只是,随着秦宇不断深入失落园,生存环境快速恶劣的情况下,再想找到合适的送死对象,变得越来越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“张中实”突然皱眉,因为在他的感知里,秦宇行动轨迹突然变了,不再有任何转折、停顿,以近乎一条直线的方式,悍然闯入失落园更深处。

    发生了什么事?他似乎有所发现?朝着此处方向……难道是那个地方?不可能,他绝不会知道!

    瞬间,脑海闪过无数念头,“张中实”第一次觉得,事情有些出乎他的预料,这让他皱了皱眉,但很快就归于平静。

    不能再浪费时间,找人试探了,他必须尽快跟上去,以避免真的出现某些意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其实“张中实”不知道事还有一件,秦宇不仅发现了傀儡身的秘密,更已经顺利锁定到了他的位置,所以当他追赶来时,“老乌龟”与石塔几乎同时给了他提醒。

    居然直接追了上来。

    这有些出乎秦宇预料,但好消息是真圣大佬,并不是要动手,否则不会继续保持距离。看样子,倒是有些为了防备,出现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具体的,秦宇也猜不到,但既然这位不出手,那就暂且无须理会。深吸口气他继续赶路,速度比之前更快,有“老乌龟”探路,倒是非常顺利没再遇到麻烦。

    两日后,一路疾行的秦宇,眼前出现了一座,巍峨撑天的大山。

    大,很大,非常大!

    大到它出现时,就占据了整个视界,让人瞬间生出,这座山就是世界中心的感觉,以一种霸道强横至极,无可匹敌的姿态,悍然撕裂无数云雾,消失在视线尽头。

    震撼无比!

    与此同时,自心底深处涌出的,是一份强烈的危机感……似乎,山中藏有巨兽,可吞天地。

    “主子停下!”

    “主人小心!”

    两道声音同时响起,足够证明这并非,是秦宇的错觉,他深吸口气,沉声道:“感应中的目标,就是这座山。”

    最近一直明里暗里,各种交锋的“老乌龟”与石塔两个,居然同时保持了沉默,这点非常的不正常。

    一阵安静后,以沉稳、睿智形象立足的石塔率先开口,“主人,如果可以的话,不要进这座山。”

    “山里有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很危险?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对话很简短,可里面蕴含的深意,却非常沉重且可怕。因为就在不久前,石塔才说了我们已没有什么好畏惧,如今却让秦宇选择退避。

    “老乌龟”轻咳一声,“对这点,我跟石塔意见相同。”

    秦宇眉头皱紧,突然回头看了一眼,缓缓道:“你们都让我退走,说明这座山中,的确凶险万分,就是不知道它能不能凶到,连真圣大佬都能收拾。”

    这话里的意思很清楚,你我进去凶险万分,跟在后面的傀儡身,同样需要面对这些。

    大概还有几分冷漠强硬,比如既左右是死,为何不去放手一搏?就算最终是死,死在搏命之中,也总好过死在等待与煎熬。

    “老乌龟”跟石塔两个,存在了不知多少年,本质上的都是,真正聪明的一撮。

    即便本来不聪明,历经岁月沧桑洗礼,活的久了见识多了经验阅历的提升,也会让他们变得通透,当然明白秦宇话中的深意。

    甚至于,道理他们更加清楚,左右都是个死,为何不闯一闯或许能另有一番际遇。

    可站在这里,面对那座气势惊天,事实上依旧距离遥远的大山,他们突然变得胆怯。就好像,那里存在着某种,天然层次就能压制他们,让他们敬畏、忌惮的存在。

    这非常恐怖,恐怖到他们毫不犹豫,就开口要秦宇停下,劝他不要进入这座山。

    没有原因,只是恐惧……但这本身,就已是最大的道理。

    可这个道理,用来说服秦宇,显然是不够的,尤其“老乌龟”跟石塔两个,已从秦宇语态中,感受到了他坚定的意志。

    明知会死依旧前行,类似的事情比如屠掉灵蛇,夺取血肉之力……秦宇已用实际行动,告知了他的选择。

    秦宇大笑,笑声酣畅淋漓,震的全身多处崩裂,可他笑声没半点停顿,“我知道你们两个,心底里对我这个主人,其实是有些不满的。但今天,你们有没有想明白,为何我是主人,而并非是你们?很简单,因为你们胆量不够大,而这个世界原本就是,只有疯子才能拥有未来!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疯子,但我胆子一向大,而且运气很不错,很不错到我觉得,今日进了这座山我也不会死。倒是堂堂真圣大佬,如果被我坑死了傀儡身,在这座山里面,怕是要暴跳如雷了。所以日后,怕是招惹到一位真圣大佬追杀,想想都觉得很是烦恼啊!”

    说完,没给“老乌龟”、石塔再说话的机会,秦宇一步迈出,直奔撑天大山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真的是这里!

    “张中实”脸色难看,事情果然向着,他最不希望看到的局面发展了。唯一的好消息是,之前他果断反应,放弃继续找人送死,紧跟在血袍人身后。

    所以现在,他还有机会出手,在血袍人进入这座山前,将他挡在外面。

    当然不是因为,“张中实”对血袍人动了爱才之心,他只是不能允许,此人死在里面。

    是的,无论血袍人是谁,如今体内又隐藏着,让他都忌惮的力量,但只要进了这座山,便休想再逃出来。

    对这点,“张中实”确信无比。

    所以尽管眼下,依旧不是最好的时机,但他必须出手了。

    轰——

    下一刻,“张中实”不再隐藏自身气息,磅礴力量瞬间爆发,面前空间顿时扭曲。

    强大禁锢力量瞬间降临,这是来自失落园的压制,不允许这里降临,属于圣道的力量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道禁锢之力,触及“张中实”的瞬间,他掌心出现一片鳞甲,“啪”的一声破碎。

    随着鳞甲破碎,一道气机沾染在身,失落园降临的禁锢力量,顿时陷入停顿。而此刻,“张中实”并未停顿,他身影如闪电,呼啸而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秦宇脸色大变,没想到一路沉默的真圣大佬,居然毫无预兆动手。

    第一个念头是,他恐怕也知道眼前这座山,甚至知道的更多,所以才宁愿出手,也不允许秦宇进入其中。

    接着第二个念头,想的是这座山,果然凶险万分,真圣大佬都不愿进入到其中。

    第三个……我都已经做好了,为活下去搏命的准备,难道还没来得及搏一下,就要死了吗?

    看样子是这样的,身后狂飙而来的真圣大佬傀儡身,速度快的恐怖,足够在进山之前拦住他。

    继续前行是死,留在原地也是死……秦宇选择继续向前!

    因为,随着不断靠近这座山,他手中的碎片,正变得越来越灼热。渐渐的,甚至给他的感觉,就像是紧握着一块在炉火中,被烧的赤红的铁锭。

    是这块东西,指引着他来到这座山前,才导致真圣大佬出手,有了此刻的局面。

    所以秦宇觉得,它得负全部的责任,不能就这么袖手不管……所以,如果你真有办法,就赶紧觉醒吧,我就要死了!

    血袍在空气中,因为高速移动,拉出一连串的赤红线条。后方,因空间扭曲而模糊不清,其内“张中实”的眼神,已锁定到秦宇的背影。

    抬手,向前一握!